暴风魔镜裁员过冬 手机盒子红利消退前景堪忧

2016-11-13 09:50:13 中国经营报

  VR的红利时代尚未到来,一度占据国内大部分VR终端市场的暴风魔镜,也无法避免裁员的命运。日前,暴风魔镜CEO黄晓杰发文指出,由于经营压力,暴风魔镜前段时间做了拆分和裁员,现有团队未来会聚焦在最核心的软硬件平台上,做好头盔、核心技术和入口平台。

  此前,暴风魔镜官方微博曾对裁员风波回应称,暴风魔镜正在积极布局VR生态,此次人事变化属于公司正常的业务调整。记者随即致函暴风集团(300431.SZ,暴风魔镜所属公司)相关负责人,询问暴风魔镜VR生态布局将何时完成,会否调整产品研发方向,截止到发稿时间,尚未收到相关回复。

  关于暴风魔镜裁员一事,业内专家对记者表示,此次裁员对暴风魔镜来说实属正常,因为VR业务到现在为止仍没有实现可观盈利,“暴风集团最大的问题是对于这个业务过于乐观,没有做好打持久战准备。”也有分析人士称,目前暴风魔镜技术含量偏低,其VR产品以手机盒子为主,而这一硬件形态在国内品牌众多,同质化严重,并且随着消费者尝鲜阶段的日渐过去,很难再进一步拓宽市场。

  裁员凸显泡沫风险

  近日,暴风集团传出将再度裁员,其参股公司暴风魔镜几近腰斩,裁员规模或达40%到50%。同时,据媒体报道称,有暴风魔镜员工对外透露“整个致真大厦17楼快空了一半。”

  面对沸沸扬扬的裁员传闻,暴风魔镜迅速做出了回应。其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目前,暴风魔镜正在积极布局VR生态,拆分汽车、旅游、房产、UGC等业务板块,拟成立独立的生态公司。此次人事变化属于公司正常的业务调整。”

  随后,在暴风集团CFO毕士钧在三季度财报发布之时,也对暴风魔镜裁员进行了回应。他否认了暴风魔镜裁员过半的传闻,称真正裁的大概50人左右,约占10%,另外与内容相关的100多人则被分拆到了各个新成立的VR子公司中。

  这次,黄晓杰亲自在暴风魔镜官方微信公众号上撰文发声,一篇《致所有关心暴风魔镜的朋友》饱含了对VR行业未来的希冀。对于暴风魔镜的裁员一事,黄晓杰称,“这次的资本寒冬很冷,对于我们一度超过500人的队伍而言,有很大的经营压力,所以我们前段时间做了拆分和裁员。”目前暴风魔镜团队为300人左右,按照黄晓杰的思路,将会聚焦在最核心的软硬件平台上,把头盔、核心技术和入口平台做得更好。

  事实上,就暴风魔镜展示的现有信息可知,其发展态势呈现一片大好之象。张晓杰也在文中指出,暴风魔镜的硬件销量已经突破200万台,在京东上市场占有率超过80%,用户每天的使用时长超过30分钟,月活跃用户突破150万。另外,今年年初暴风魔镜还获得2.3亿元的B轮融资。

  张晓杰还表示,2017年注定将是VR指数级爆发的一年,在谷歌最新发布的Daydream VR头盔助力下,移动VR的体验会更好。另外,暴风魔镜明年的销量要突破1000万台,在未来5年,希望服务10亿的用户。

  一边是美好的发展愿景,一边是裁员半数的现实,这究竟透露了暴风魔镜怎样的生长境遇?

  赛迪顾问电子信息产业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侯云仙认为,这其实是VR发展带来的资本泡沫现象。今后,暴风魔镜聚焦在平台搭建上,大量的垂直业态将以生态子公司的形式存在,这也显示出VR市场正在逐渐回归冷静。

  加之,暴风集团是一家上市公司,股东对公司业绩很是注重,艾媒咨询创始人、CEO张毅指出,如果暴风集团把资金投入到不能很快产生收益的业务上,会影响财务报表的呈现,因此裁员很正常,“暴风集团最大的问题是对于这个业务过于乐观,没有做好打持久战准备。”

  手机盒子前景堪忧

  值得注意的是,在张晓杰那篇超过1600字的文章里,大部分都是对行业春天到来的信心与期待,而提及暴风魔镜发展的竟只有500字。

  尽管VR发展前景可期,但当下亟待攻克的仍是技术问题。近日,工信部下属的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赛迪智库发布的《2016年虚拟现实产业发展白皮书》明确指出,当下VR发展存在硬件技术局限、软件可用性差、应用领域有限、效果不理想等问题。而暴风魔镜之所以面临裁员过冬的境遇,也绕不开产品技术含量偏低的核心短板。

  2014年暴风魔镜发布了第一代VR产品,时至今日,已经累计推出了五代VR魔镜,但是这五代产品仍然突破不了“手机盒子”的水准。也就是说,消费者要想使用暴风魔镜观看VR内容,必须将手机放入魔镜之中的预设位置,通过手机专门的视频播放来实现3D观影。

  手机盒子的观影效果并不算好,往往会使人产生晕眩感。侯云仙指出,目前的VR产品的硬件形态主要分为三个类别,一类是诸如暴风魔镜这样的手机盒子,一类是HTC、索尼、Oculus等生产的需要连接PC端的头盔,另一类是一体机,在这三类之中,手机盒子的技术、体验等均较落后。

  由于手机盒子的技术制造门槛低,所依据的原理也比较简单,在市场上也更为常见。据了解,目前深圳VR手机盒子的生产厂商已达数百家,来自原手机、手环等领域工厂转型做的VR盒子出货量累计达到了千万台规模,成本最低的仅为几块钱。记者在淘宝网上也看到,谷歌纸盒1代VR虚拟现实3D体验眼镜,售价低至3元钱,商家还称另附带3D资源。

  大量廉价、低技术的手机盒子覆盖了市场,对此,侯云仙认为,暴风魔镜要想继续拓宽市场将面临更大的挑战,加之手机盒子的用户体验毕竟有限,随着消费者对其新鲜感的消退,手机盒子的生存环境会更加恶劣。

  正如易观入口分析师赵子明所述,国内的大多数VR眼镜的利润率很低,独家技术也并不多,更多地是通过独家内容来进行区分,暴风魔镜也要积极求变,找出一条更加多快好省的路。其实,如何脱离手机盒子的囹圄,不仅是暴风魔镜,也是所有VR厂商需要考虑的问题。

编辑:王悦阳
友荐云推荐
凡注有"浙江消费新闻网"或电头为"浙江在线消费频道"稿件,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消费新闻网",并保留"浙江消费新闻网"的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