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英面店下周二恢复营业 老板正在店里忙着洗板凳

2016-09-16 09:48:37 都市快报

  菊英面店洗过以后用凉席遮盖的板凳

 

  《年年放暑假的菊英面店要晚几天开业》后续报道

  菊英面店终于要恢复营业了。昨天,老板在店门外的墙壁和窗户上,郑重其事地贴上了告示。

  这张告示用了粉红色的纸,大大地印上了“通知”两个字。内容很简洁:“因前几天生病住院治疗,现已出院,9月20号开门营业,谢谢新老顾客的关心。”落款是“二〇一六年九月十五日”,也就是昨天。

  从原计划的9月8日开业,一直延期到20日,其中的故事,很有意思。

 

  开业日期一再延后

  杭州的老食客都知道,这家“任性”的小面馆是要放暑假的。每年7月1日关,9月1日开,20多年雷打不动。不过因为今年杭州多了个小长假,所以就推迟到9月8日开。

  结果9月8日店门没开,却多了一张告示,说老板身体抱恙,不得不推迟开业,具体时间另行通知。(详见快报9月9日相关报道)

  老板说,9月4日,他正在店里收拾,突然感觉胸闷,心跳加速,呼吸不畅,跑到露天的地方看看远处才好起来,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发作。

  老板有点慌,去住院上上下下检查,结果没查出什么。12日出了院,打电话通知快报记者,说准备17日开业。结果,几分钟后,他又打来电话,说“对不起,我又发作了……”

  这一次,老板是真觉得自己好了,于是定下日子:嗯,就在20日回来!

 

  “职业强迫症”

  老板发的究竟是什么怪病?他先去市中医院做了全面检查,然后又去浙大一院查了一遍。两边医生的结论基本一致:你这个啊,像是轻微的抑郁加强迫症……

  强迫症?老板恍然大悟:“我知道的,是职业性的强迫症。”

  按照老板自己的解释,就是店里的一切事情,都放心不下,一定要亲自动手,帮工来做,不放心;老板娘来做,还是不放心……晚上睡觉,也总是想着:门关好没有?煤气阀门拧紧了吗?

  “脑子一刻不停,就要想明天的东西,后天的东西。”他说,“人家说一声好,我就很高兴。人家说一声,噶脏的,我要拼命了。”

  在《舌尖上的中国》中,这家店的老板,每天都要爬上爬下,去擦一遍店里的吊扇。“舌尖出来之后,名气是大了,但我的压力也更大了。百分之七八十,都是卫生方面的压力。”他说,“我现在要改正,就是不要去想,尽量不要去想。”

 

  搞卫生?我是出了名的

  说归说,事情还是照做。比如这两天为了准备开业,菊英面店正在洗凳子。

  店里所有的桌椅板凳,连凳子的脚底,全部都要用肥皂粉仔细洗过擦过,然后小心叠起来,用一床席子盖着,务求一尘不染。这项工作,是老板亲自动手。

  “为什么不多请几个人?还是不放心。”他说,开店20多年,所有的菜基本上全是他亲手洗的。“她(老板娘)洗我都不放心。老底子冬天都用冷水洗,手烂得一塌糊涂,都是冻疮。”

  老板娘笑着补充说:“现在有些青菜他肯让我洗,雪菜还是不行。雪菜小虫多,他近视,要凑很近弄。街坊邻居都觉得我们有毛病,两把雪菜翻来覆去洗。”

  通常,老板清晨3点15分起床,在店里盯一天,晚上6点左右才能下班。

  “每天她(老板娘)检查过煤气了,我也晓得的,但睡前还是忍不住要再去检查一遍。”老板叹了口气,“我这个人就是这样的。有时候一件事情没做好,就会和自己赌气,恨死了,宁可不吃饭不睡觉,一定要弄好!每天干十四五个小时,要是在单位里评劳模,我肯定评上了。”

  他笑道,20多年前自己搞卫生就是出了名的,“家里床铺底下每天都要钻进去擦”。

 

  菊英面店的未来

  往年9月重新开业头一周,菊英面店的客人都会很多。“一分钟一碗面,要排一个多小时。最多一天用掉260多斤面,平时的话,一天一百五六十斤面。”

  1993年,面店刚开出来,生意非常惨淡。“我们也是生活困难,才想到开这家小店的。结果第一天才卖了9碗面,两三天后10碗,五六天后12碗。第一个月才用掉两三斤面……一年之后每天才卖五六斤面。那时候物价也便宜,片儿川才几毛块把钱一碗。”老板回忆说,他把开店的前八年叫做“八年抗战”,“之后就好起来了,每天能卖100多斤面。”

  如今,菊英面店一共有八九个人,除了老板老板娘,还有他们的女儿和5个帮工。老板负责采购、卫生、洗菜等一切杂物,老板娘年纪也大了,基本半脱产,面条主要由女儿和帮工负责烧。为了照顾这家小店,老板和老板娘始终睡在面店楼上的小阁楼里,已经睡了20多年。

  老板今年60岁了,经过这次波折,他开始考虑以后的事情。

  “这家店呢,我想也只能根据自己的身体情况,做一天算一天。如果哪天真做不动了,我们肯定会提前一两个月告诉大家。”他说,“那么多老客人,要打招呼的。”

编辑:王悦阳
友荐云推荐
凡注有"浙江消费新闻网"或电头为"浙江在线消费频道"稿件,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消费新闻网",并保留"浙江消费新闻网"的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