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上的医院”让就医方便了

2016-08-28 10:19:13 浙江日报

  患者足不出户就能完成整个诊疗过程,给你看病的医生是各个领域的一流专家。这样的一家医院是不是很令人期待?在乌镇互联网医院,这个美梦已经成真。位于浙江乌镇互联网创新发展综合试验区的中国第一家互联网医院——乌镇互联网医院,运行已半年有余。

  30多年来,中国医疗改革始终希望在保证公平的前提下,富有效率地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医疗卫生需求。然而,对于各国政府来说,这都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让互联网与大医院走向互补合作的“互联网+医疗”,能否为中国医改探索出一条新的路径?

  乌镇互联网医院正在进行这样一场试验。这家医院是真正将互联网医疗行为“落地”的创新型医院。运行半年多来,在与传统医疗的融合当中,这一崭新的医院模式正呈现更多的可能性。

  最大的医院

  乌镇,子夜路。一幢由一家羊绒厂改造而来,有着飞檐、山墙的传统4层楼建筑,悬于大门上方的“乌镇互联网医院”匾额,让这幢江南小镇上再平常不过的老房子一时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

  真正的乌镇互联网医院其实在网上。通过乌镇互联网医院就医的流程是:用户在互联网上完成挂号、预诊;微医平台有一支超过万人的线上分诊助理团队,大多是上线的7200多组专家团队在线下医院的科室助理,他们根据病情将患者与团队内最适合的医生做精确匹配,为患者找到“对症”医生。而后,患者根据提示找到医生面诊,并将检查检验、诊断结果传回线上,最后在线上完成复诊。复诊时患者可以借助手机端或电脑上的远程诊疗终端向医生发起诊疗请求。医生也可借助手机或电脑接受请求,进行诊疗。

  曾有人问,乌镇互联网医院和此前国内已经出现的网络医院有什么不一样?乌镇互联网医院院长张群华说,单体网络医院,其业务模式局限在一家大型医疗机构的信息系统的延伸,而乌镇互联网医院则可以“连接全国的医生和患者”。

  互联网医院立足乌镇,但其影响力和价值远超乌镇范围,实际上,这是一家以乌镇为中心,通过互联网连接全国范围内的医院、医生、患者、药品和医保体系的新型智慧健康医疗服务平台。

  目前,乌镇互联网医院一天接诊量已突破2万人次,从单一医院接诊量看,已是国内最大的一家医院。

  闭合生态链

  在乌镇互联网医院,诞生了中国第一张在线电子处方。

  去年12月,乌镇互联网医院入驻医生——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院长、心脏中心主任、主任医师王建安教授,通过视频诊疗后,为一名家住杭州的复诊患者黄女士开出了两盒立普妥药物的电子处方,随后处方被上传到国药控股后台进行审方,审方完成后国药控股将负责该电子处方的线下配送。

  预约、在线诊疗、在线处方、在线医嘱、付费、药品配送,这一系列环节的完成,让王建安和黄女士成为乌镇互联网医院正式运营后首次体验诊疗全流程的医生与患者。

  在医药界人士看来,这个电子处方推动了互联网医院与实体三甲医院的“联姻”,实现了实体医疗机构与“互联网+”的碰撞与融合。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认为:“此举相当于互联网与医疗之间隔着的墙第一次被打开一扇窗。”

  目前,在国家及省市相关行政主管部门的指导下,乌镇互联网医院正在开展电子处方等试点。乌镇互联网医院和中国领先的药品生产流通企业国药控股签订了药品配送协议,患者可以到其下属药房自行取药,或等待配送上门。此外,乌镇互联网医院还和阿斯利康、辉瑞等国际一线制药企业合作,实现了药品的“反向定制”,大幅压缩了药品的流通渠道和流通成本,有效降低了药价。

  “乌镇互联网医院致力于把供需双方诊断、供药、处方在一个系统里解决,这将互联网给医疗带来的便利完整释放出来。”互联网医院的建设方微医集团董事长兼CEO廖杰远认为,互联网不是单纯的网站或服务窗口,当它与行业生产要素有效匹配时,方能使“互联网+行业”发挥出真正效能。

  自由的医生

  乌镇互联网医院院长张群华的前一个身份是上海华山医院外科教授,同时是中国肝胰胆道疾病专家,年过六旬的他出人意料地拥抱互联网大潮,出任乌镇互联网医院院长。

  有着30多年医院管理及临床从业经历的张群华,对于中国医改推进之难,有着深切的体会。在他看来,公立医院医生的价值无法充分体现,患者也难以获得好的医疗服务。

  很多医生在思考如何摆脱传统体制,争取多点执业或自由执业,但多数医生缺乏走向市场能力,而如果有移动医疗公司在各地联合有资质的医疗机构、医生,再通过互联网医院这个平台为数亿患者提供规范化的远程诊疗服务,那将是一种什么景象?

  乌镇互联网医院就在进行这样的尝试。张群华介绍,乌镇互联网医院的医生全部来自全国各地具有主治以上职称的在职医生,大多是具有丰富临床经验的专家。他们以多点执业或自由执业的方式注册到乌镇互联网医院,并在桐乡市卫计委进行注册备案。

  在乌镇互联网医院这个网络平台上,诊疗费由医生自主定价,互联网医院平台和运营者微医集团与医生分成,70%以上的收入分给医生,还为平台上执业的医生缴纳个税与医责险。乌镇互联网医院用这种合法的市场化方式让医生靠技术吃饭,并获得合理报酬。

  只有互联网才能去中心化,释放单个医生的潜力,让患者变成医疗的中心。“以后,我们平台上的7200个专家团队将涌现出多少医生‘网红’?”张群华充满期待。

  健康看门人

  成为中国百姓的健康看门人,这是微医集团的目标。乌镇互联网医院连接了专家团队、线下医院,同时连接药品、保险等健康消费品供应商。在廖杰远的设想中,未来,它将为百姓提供会员式服务,以提升健康服务为目标,从而成为一个“责任医疗组织”。

  早在去年9月,挂号网(微医集团前身)完成C轮3.94亿美元融资后,廖杰远首次对外提出要打造中国式ACO(责任医疗组织)。

  从一个医疗行业的门外汉,到互联网医疗领域的创业者,廖杰远始终追逐着行业最新动态。医疗改革是个世界难题,廖杰远仔细研究了世界上主要发达国家的医保体系以及医疗支付的情况。

  美国的医疗支付经历了3个阶段。FFS(按服务付费)是最早的形态,也是目前国内医疗支付的常态模式。第二阶段的HMO(健康维护组织),以保险机构为基础,通过包年或包月的形式,对会员的健康进行预防性管理。

  由于HMO体系的封闭性和对医疗费用的敏感性,患者在患病初期往往得不到有效治疗,故而将小病拖成大病。为了改善HMO模式的弊端,在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力推之下,第三阶段的ACO模式诞生了。这一模式将健康管理组织和医疗组织连接为一个紧密的协作体,不仅帮助会员制定健康管理计划,还通过精准医疗等手段对会员健康进行积极干预。

  “正在探索中的微医ACO,就是希望利用互联网将当前的被动医疗转化为以提升百姓健康、以健康管理为中心的责任医疗组织形式。”廖杰远介绍,在微医的平台上,不仅服务量在攀升,申请健康险的用户也在同步大幅增加。目前,微医已经服务了320万健康险用户。

编辑:王悦阳
友荐云推荐